我要投稿

许东亮:光的尊严从设计开始

2012-11-05 10:04:49 保护色:默认白 牵牛紫 苹果绿 沙漠黄 玫瑰红 字体:小字 中字 大字 点击数:0

把光剥离出来

去日本之前,许东亮作过一段古建筑的学习与研究。刚被派去日本时还与日本的匠作名人一起作古建筑的复原设计——那个时候他正在中建集团供职——设计是他的老本行,后来室内设计是他相当一段时间内的主要工作。在设计过程中他发现了光在建筑中的重要性。2002年,许东亮和同伴策划与日本东芝合作成立了照明设计公司。

\

许东亮

“尽管只是一个设计公司,却有其开创性,因为从来没有照明生产厂家成立设计公司的先例,一般只提供技术支持。”许东亮对自己的这个举动现在想起来还相当满意,回忆当初多少有些快慰。这个照明设计公司不是售后服务,而是要向业主收设计费,更重要的通过此举透露出的信息是照明生产厂家向市场大张旗鼓地宣布:我要做设计了!真正的光的设计!

东芝照明设计中心北京有限公司(简称东芝照明中心)就这样运作起来了,“当初我的理想是要把这种设计在全中国都做好。”许东亮对官方机构和媒体在一个行业中起的作用似乎很明了,他与照明学会和众多媒体联系密切,结成了革命的友谊,东芝照明设计中心频繁亮相于公众视野。

2002年,在中国,照明设计是个什么状况?就全国而言,仅有几家公司,人数寥寥。而人们的意识中,光就是功能性的。其实,当光与艺术相结合的时候,创造性的劳动就变成了一种消费,因此许东亮的机会来了。“当时我们的概念就是把照明设计从电气手中夺过来。照明本身就带有艺术性,有艺术就会有设计,和电气工程师所作的工作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对于这种开创性的举动,许东亮相信中国仅有的几家照明设计公司是作了贡献的。

为什么许东亮和同行一定要让照明设计从电气中剥离出来而独树一帜?“光很重要啊!以前这部分工作都是建筑师或者室内设计师在作,但他们对待光可能和对待门窗、墙面、地砖没有多大区别,这么对待有失光的专业尊严。而电气工程师也许只对电路和照度把握,而无力关心光的美感,这对光而言是极大的误解和浪费。”因为专业,所以品质。当光要尽职尽责地发挥自己的光芒时,专业化是一条道要走到黑的必须的选择。

中国热闹起来 全世界就热闹起来了

其实,从少数人尝试光的设计以来,照明设计师这个职业并不被认可,光的设计更不被认为是创造性的劳动。直到2009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出了国家职业标准《照明设计师》试行本,标志着照明设计职业的诞生。虽然此标准中有关照明设计师的条例只等同于其他第三产业的服务人员,但许东亮说国家至少开始认同了这个职业。这对他和为数不多的照明设计公司来说就是曙光在前,下一步也许就会有注册资格考试这种类似建筑师职业发展的道路,对他们起初的这些拓荒者而言,正名可能会来得迟一些,但想一想来到的时刻仍然可以让人信心百倍地为此努力。

好在建筑界对照明设计的认识越来越清晰,建筑师和照明设计师的研讨会时不时开得如火如荼,大家一起对话,讨论照明设计。许东亮觉得这事让他比较兴奋。而城市照明的课题,通过照明设计师的讲解和对话,使得政府对照明设计有了进一步的认同,他们的决策让许东亮和同行看到了照明设计这个行业的巨大潜力。

据估计,全国叫得响的照明设计公司,也就20多家,其中10来家驻扎在北京。这是个微乎其微的数字,相比较美国的照明设计,中国的来得晚,来得弱。一个新型行业总是随时代应运而生,此后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中国的照明设计公司能挺得住的,就能得到极大的提升,毕竟这个时代,对任何人而言都有机会。

在美国,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了照明设计工作,并且一直以来都做得热热闹闹,“如果这个行业在中国热闹起来了,那么我相信全世界都会热闹起来的。”许东亮对此毋庸置疑。

基于这种信念,在2005年,许东亮以栋梁这一具有营造意义的名字来命名的公司栋梁国际照明设计公司组建起来了。

设计中的判断

照明设计公司的市场潜力很大,但并不表明就有大量的活等着它们。大家都想切这块大蛋糕,但不知道蛋糕在哪里就是个麻烦的事情了。“但只要签了第一个合同,你就会发现,慢慢的你的业务越来越多了,当然前提是你得拿出好的作品来。”

2002年,基于此前大量照明设计的对外宣传,许东亮以东芝照明设计中心北京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身份拿到了郑州市一个立交桥的照明设计。“老专家推荐的我们,这中间也有一个对理念的承认问题,方案一谈就被认同了。”这个项目把光环境提到了一个显著的位置:为什么要造这么一座桥?桥要表达什么?桥的美在哪里?符合力学的东西必定有美的蕴涵。

“一个造型出来不是设计者的随性而为,弧形、流线的漂亮都应是自然的,符合力学原理的美。”桥的漂亮是因为它没有多余的结构,“我认为它很坦白,我要用光表达它的漂亮和坦白,用不着在桥的身体上勾画图案、放上装饰灯,如果那样做就好比在漂亮的东西上趴了只苍蝇一样令人不愉快。”

不多余就是美,许东亮的理念是用光把桥的流线顺畅地强调出来,这就是照明设计的职责。出来后的感觉是这座桥有个大气势,大气势是这座大桥本我的气质。

用光表现桥本身的流线,那还需要不需要设计?许东亮说看清事务的本质就完成了大半的设计,问题在于你能不能看清本质。“在桥表达力度的地方用光就能看到桥的气势,在哪些地方用光?用多大强度的光?这些是不需要设计又需要设计的方面,也是对设计人员一个美学的考量和对桥的力学的一个判断。”这样的设计,结果看起来很简单,“判断很重要,就像邓小平给中国发展指出的道路只有四个字——改革开放,看似简单的四个字,但他明确了当下中国发展的方向。他的判断英明,所以说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许东亮如是注解“简单”和“判断”的关系。

少量的市场大量的业务

照明设计概念在我国上世纪90年代传入,但把它当个正事来说却是在2000年之后了,像许东亮这样的设计者在这个行业算是拓荒者,当今的时代给了他们很好的机遇。许东亮对这个行业目前所在的身份給了一个解释: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照明设计这个概念,而照明设计的投资占不到建筑投资的1%,但能满足人们50%生活时间需求。用1%的投资换取50%的回报,何乐不为呢?

照明设计的市场相比较其他的相关市场,在量的表现上不大,但许东亮认为他们只要做到其中的5%就是个很可观的数量了,因为真正的照明设计公司很少,平均下来单位量并不小,所以从一开始,照明设计业务的进展就比较顺利。“最近都有点接不过来了,大家都在近乎疯狂地工作,比作建筑设计来活好像容易的多了。”如此说来,照明设计这个行业已然显山露水。

在栋梁国际照明设计公司的业务中,政府投资的项目占了60%左右,其他有房地产等。“开发商也越来越追求品质,有些可能会把这种设计作为卖点,有些本身就是喜欢要作出好东西来,好的照明设计就是好东西。有些人刚开始是出于商业目的做,后来就越来越投入,品质的把关有时比设计师都用心。”建筑师推介在照明设计业务来源中占了90%,政府项目一般都会投标,好的有点影响力的照明设计公司在全国的这些项目上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圈子就这么大,大家就好比邻居一般熟络。

近年,栋梁国际照明设计公司在上海和广州开设了分公司,许东亮说他们之所以能较好地生存着也是自己学习建筑的背景起了较大的作用。“以和谐为本”,许东亮说建筑和照明相互需要,达到一个互补;城市照明需要的是解决问题,对城市夜间形象和功能有帮助;而日常的功能照明能帮助人们解决日常生活问题,对于现代人的生活必不可少。照明设计达到这三点和谐,许东亮说设计业务才能朝着正确的稳定的方向发展。“一个照明设计公司,只拿设计费就能活下去,并且活得还不错,就算是一个运营得挺好的公司了。”

期望越小喜悦越多

照明设计的微弱影响是2000年之后的事情了,和建筑设计相比,它的力量太有限。目前的照明设计只是在小范围内很热闹,对城市和建筑而言,它起的是陪衬作用,以后这个行业如何发展、能发展到何种程度,谁也不知道。但有一点许东亮可以确定,那就是他始终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许某一天所有誓把城市或者建筑打造成精品的业主们会在他们的宣传媒介上标注照明设计某某人,“但无论怎么排列,照明设计都只能是配角,它不可能有革命性的行动了。”许东亮坦言。

许东亮说期望值越小,得到的喜悦就会越多。自己从来没有奢望能成为一个闻名遐迩的照明设计大师,照明设计大师只是大家开玩笑时的调侃,和建筑设计大师比较,照明设计大师的事就小了。照明标准、道路标准、夜景标准、室外场地标准等在中国才刚刚着手制定,有关照明设计的一切还只是个开始,单纯地满足地作这样的工作,也许这个行业的发展反而会更快一些。

和自己几个在国内建筑圈里有名的同学相比,许东亮并没有对当初走的路产生悔意,既然作照明设计那就一直努力作下去。他说自己的公司就像是一根针,无法和重锤式的集团公司相提并论,但目标明确。自己喜欢思考有设计感的方方面面,不想把这种设计当作生意来运作。

自己作的照明设计周期较快,也许很多人认为这样的设计相对而言简单一些,许东亮认为设计没有简单和复杂之分,一个设计是否流芳,还要看氛围是不是到了,造势也是不能缺少的环节。

照明设计看似简单,要理解透就不简单。曾经作为攻读建筑学的学生,美学的概念、建筑学的概念许东亮都经历了,他说自己和建筑师对话的时候感觉很通畅,能较好地理解建筑师的意图,相互信任起来很快,因此大家的合作就很愉快。

照明也能出地标性的东西

但照明这种配合性的设计,设计师把握的首先是要理解城市规划师、建筑师或者业主的想法,明白他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要知道花多少钱能出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其实,照明也能设计出一个地标性的东西,成为主题景观。但也有一点,大多时候照明设计师的劳动价值是不明显的,同时受到载体的制约。

照明设计师的价值体现在何处?“你就好比是一个化妆师,要把你模特的最有特点的一面表现出来。一个城市,你把它最有意义的一面用光表现出来了,而且用的是最有效的手法。当这个城市和光很和谐地相处时,设计者的价值也就体现出来了。”这是一个照明设计师对自身价值的理解,这个价值不能用物理量来考量,也许只有深入城市或者建筑之中能体验到,如果它们也有感觉的话。从另一角度来说,这种价值又能用物理量考量,当然是间接的,“白天一个建筑的价值如果是100%的话,晚上用了光也许就有了120%的价值;如果用1%的投入换取了19%的产出,那就很赚了。”

现在,栋梁国际照明设计公司的项目很多,散布在全国各地。城市的发展和建筑的兴建,给照明设计这个还在起步的行业提供了大量的机会。“现在全世界都在看中国。”许东亮说,“现在国外许多的建筑师到中国的公司,看重的就是中国现在的这个市场。照明设计也不例外,我们这些公司也将接受一些国外照明设计师,这将对我们也是一个促进。”

从建筑师到室内设计师,再到照明设计师,许东亮说外人看来自己的路似乎越走越窄,“我认为我现在的状态很好,当配角都感到很舒服的时候,那主角的状态肯定也很良好。大家都很好的时候,还有什么不舒心的呢?”

许东亮 1985年东南大学建筑学专业本科毕业,1988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系硕士研究生毕业,1991年~1998年赴日本从事设计工作。教授级高级建筑师,日本一级建筑师。中国照明学会室外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学会物理分会理事,北京照明学会理事、副秘书长。中国城市夜景照明标准编委,中国城市道路照明标准编委,中国室外工作场所照明标准编委。清华大学校外研究生导师,河海大学客座教授,中央美院建筑学院照明研究生班课程教师,国际暗天空协会成员。现为栋梁国际照明设计(北京)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2005年获日本照明学会设计奖。

主要译著及论文

译著:《间接照明》《走向轻型建筑》《世界空间设计》《清水建设设计实例》等。

论文:《照明设计的兴起》《城市夜景的价值》《城市光容量问题》等多篇。

主要参与项目

杭州市民中心(建筑设计: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

无锡动慢创业园(建筑设计:联创国际建筑设计)

阳光100重庆项目照明设计(建筑设计:澳大利亚考克斯事务所)

杭州环球中心大厦(建筑设计:杭州市建筑设计院)

万银国际大厦(建筑设计:杭州建筑设计研究院)

北京新中关大厦室内外照明顾问(建筑设计:香港巴马丹拿事务所)

北京主语城照明设计(建筑设计:加拿大+中国建筑设计院)

大成创意中心照明设计(建筑设计:德国泰勒+方略设计院)

中关村西区桥梁及广场照明设计(桥梁设计:法国米歇尔事务所)

上海张江集团集电港2期照明规划设计

大连开发区文化中心广场照明规划设计(建筑设计:加拿大埃里克森事务所+大连建筑设计院)

沈阳金廊照明规划

河南郑东新区城市照明规划(城市规划设计:黑川纪章都市设计事务所)

浙江富阳、桐庐、长兴、义乌四市照明总体规划

 

  • 上一条:
  • 下一条:
来源:中国建筑新闻网
中国施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

相关新闻
内容:
验证码: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8838-178 全国建筑装饰装修机械化施工网络服务中心(CNSC)
Copyright © 2002-2010 dowel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51871号